小英雄,凹凸,灵能,hp,棋魂,漫威,火影,全职,圈子很杂很好养活

太愧疚了……只有肝签绘才会画画,平时连鱼都不摸

给老婆的签绘
佩利有点拍糊。他是不是自带模糊特效的男人??

老图【瘫】

这该死的铅笔怎么涂都涂不黑
垃圾创造者就是我了
抱歉,打扰了

板子好不容易又有压感了,但竟然复健失败,内心可以说是十分萧瑟了

P1动作有参考,来源百度萌妹头像
源侵删

背景空了不顺眼
所以我就画了个大蛋

【轰出胜】选择性移情别恋(预告)

*日常设定
*幼驯染无更改
*觉得可能会坑,但是希望稍微给我一点热情让我写下去……。
*真正cp未定,看哪个好使吧(滚你)

两人一起长大。
在绿谷眼中,小胜帅气,强大,像束照彻深海的光。
“真想成为这样厉害的人物啊。”和胆小,无个性的自己不一样,小胜真是强大又干练呢。
对强者的推崇,随着年龄的增长,却转变成了对恋爱对象的憧憬。
“他什么时候才能认同我呢?”
“好想被他喜欢上啊。”

小心翼翼的试探,一昧的付出与给予,这一切都被感情交战中居于高位的对象看在眼中。
心中既烦躁又兴奋,连自己都不甚明了的感情暗自生长。
明明不知道自己的情感,也朦朦胧胧地抓不住对方的心意,但仍然肆无忌惮地亲吻,爱抚,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般进行着,对自己克制不住的行为和暗自满溢出的爱意无法做出合理的解释。
“啊,看见他就火大呢。废久真是太令人不爽了,而吻他,摸他,他就会露出十分难堪的表情呢,真是有趣。”
骄傲的少年并不懂得这是种什么心理,从男孩到男人,欲望的火焰越来越炽热,熊熊燃烧着像是要把深陷泥潭的两个人都烧灼干净。

两个人都心照不宣似的,又像是做了什么无言的约定一般,毫无缘由地进行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动作,连本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暧昧气泡升腾而起。

而在一次来得突然,消散得也莫名其妙的擦枪走火后。
绿谷被满脸餍足而又满不在乎的爆豪的态度所刺伤,不由得按下了多年来理智之弦上悬挂着的利刃——“小胜你……到底把我当什么啊?请认真回答。”
对方丝毫没有犹豫,双眉高高挑起,薄唇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敲下了判锤,宣告最后的死刑。
“废久,你一辈子都是个垃圾。”
没有答出一个准确的定位,听上去根本答非所问,但是又像是在彰显着这个问题听上去就是个玩笑,根本不值得去认真思考从而得出一个正确的答案。
看似无心的话语却最能凸显出一个人的真心,宛如刺刀般的言语令绿谷控制不住地狂奔而出,留下爆豪一人不知所云。

一切都像是慢镜头一般,一帧一帧地上演,并不行云流水,还有间或卡带。
遭受了飞驰的汽车的碰撞后,绿谷就这样在空中迷茫地看着周遭的景物变幻,思考着这一出荒诞的戏剧。

醒来之后,为之心痛,求而不得的人完全变了个样。共同回忆中那抹像朝阳一般耀眼的身影都被如今的舍友轰焦冻所取代,竹马竹马的成长历程与单恋的苦涩都被轰照单全收。记忆还是原来的那份记忆,但轰与爆豪的位置完全颠倒。
从此,炽热的,充满憧憬的目光落在了轰的身上,突然被冷落的爆豪在感到莫名其妙的同时还感到一种“所有物被抢走”的闷闷不乐。但他也并没有在意太多,打心底觉得不过是垃圾废物的垂死挣扎与叛逆,对方依旧是个只会跟在自己后面不敢反驳不敢发声的胆小鬼。

但当自己再次提出过分要求时,对方却一脸淡然地拒绝了自己,眼神中闪着刚毅的光芒,转身面对轰却仍是羞涩又胆怯。
原来当一个人喜欢你的时候,你才是准则。

第一次脱离了这单恋歌剧男主角身份的爆豪被迫在旁观者的角度观察到了昔日眼中的废物,却发现对方早已在自己毫不关心的地方独自成长。
爱哭的胆小鬼,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却是个闪烁着睿智之光的可靠男子汉。
看到绿谷追逐在轰后的身影,莫名的情感从此喷泄而出。

而本来站在中上等同学关系的轰,在搞清事情原委后一下子就摸透了绿谷的心意,为爆豪感到好笑的同时又渐渐发觉出了绿谷的可爱之处,从而萌生爱意。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脑补得很爽
车祸老梗,差点失忆,希望大家不要打我,谢谢

毫无意义。

不行了我怀疑我也碰见圈里人了
我操着我的小佣兵满屏幕地找杰克自投罗网
杰克也十分配合地张开了手臂把我抱起
并且十分配合地一次一次把我放跑【。
现在队友都走完了,我们俩还在绕圈

【图偷于我的神仙基友椿椿】

心中有戏便处处是戏
世界即是舞台

现在立刻马上你亲亲我你就能得到解脱信你色哥得永生

我也不知道我这傻屌画了什么东西呜呜呜我是造粪机器

十分不负责任的十分钟涂鸦产物xxx我选择自杀

我的画手要跟我拆伙了

emmmmmmmm不走心的改图
凹凸【动物】世界

以前想过一个德哈paro

蝙蝠与麋鹿。

吸血鬼马尔福×混血天使哈利

从前,禽与兽之间爆发了一场战争。
蝙蝠朝着占尽优势的兽群,收起了自己的翅膀。
而它转身之后,向着气势汹汹的鸟族,展翅飞翔。
被两方发现了真面目的蝙蝠,再不被任何一方所接纳。
不是兽,也不再是鸟。
只能在黑暗处,独自舔舐伤口,幽深的眸子发着晶莹的光。
因为它是异类。

麋鹿长相非常特殊。
矫健的雄鹿赐予它犄角。
精壮的烈马寄予它面容。
牛借给它四蹄,驴借给它尾巴。
似鹿非鹿,似马非马,似牛非牛,似驴非驴。
它游离于苍苍之中,独自长啸却无人回应。
因为它是异类。

“即使马尔福现在只是一个落魄的姓氏,可你们这些讨厌的虫子也该知道,摇尾乞怜的狗是没有资格朝着贵族嚎叫的。”德拉科仿佛在看一只面对眼中闪着狡诈的光芒的老猫而瑟瑟发抖的小仓鼠一样,像是半开玩笑,又像是不屑一顾,轻笑着冲着前来找麻烦的吸血鬼发出了警告,浅灰色的眸子中有着一层显而易见的调侃。

“啊……多么耀眼的金发啊,和我这般沉泞的发色完全不同。如若他是天使,那么他的血统该是多么的高贵啊……肯定不像我这般缩头缩脑,只会在人们背后鼓起勇气,燃起热血。不……即使他不是天使,他也可真是个高傲的贵族!”突然,波特竟有些来气,他这才想起了刚刚自己还在暗自羡慕的马尔福,可是个傲慢又不懂礼貌的讨厌鬼。

“你就是个疯子!魔鬼!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哈利企图挣脱出马尔福的怀抱,他用尽全力推搡着马尔福的胸口,却因心中莫名的情愫而变得无力而软弱,因为他知道,马尔福说的都是对的,都是真的。
“别说笑了……波特,你知道的,像我们这种人,在漫漫长夜中相互拥抱着取暖才是最重要的事不是吗?”马尔福轻笑着,在波特的额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我们都不被自己的族群所接纳不是吗……我们……是异类啊。”耳边的轻喃像是来自地狱,甜蜜又令人恐慌,哈利觉得自己的心脏慢慢紧缩,又跳得比任何时候都要猛烈。之后,他感到自己的脖子上变得湿润,又伴随着丝丝疼痛。他知道,那是马尔福尖锐的牙齿在试图刺进自己的皮肤。

这是一场战争,也是一场赌博。
两个男人之间关乎于爱情的战斗,分不清是谁对谁错,谁又亏欠了对方更多。其中参杂着欲望,利益与不可明喻的纠结与痛苦。
值得讽刺的是,他们用来赌博的筹码却都是真心。
两个亡命徒丝毫不怕这一时的真心错付,会将自己带向末路穷途。
也许是体内所蕴含的不屈的血统叫嚣着,亦或是爱情的种子早已悄悄发芽,大刀阔斧地生长起来一下子令人经受不住。

每一个为了爱情而变得勇敢的人,不管他们是尘埃还是星辰,他们都生而高贵。

“波特?”
“爱过。”
“哈哈哈,是一直都爱的。”
“嗯。”

以前写了几章来着,我把它放哪里去了……找得到就把它写到完结,找不到就罢了。

小可爱们,你们的回复与喜欢会是我极大的动力,比心❤

© 劫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