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雄,凹凸,灵能,hp,棋魂,漫威,火影,全职,圈子很杂很好养活

【全职高手·邱叶】一叶知邱

【错误的开场】

 

“咱们还是分手吧。”叶修一手抄着兜,一手拿着手机,嘴里叼着烟,轻而易举地说出了这句话,仿佛不真实的呢喃一般消散在风中。

说完也不管电话那头的人焦急地呼喊,就挂了电话。

说出来像是那么潇洒,但是伤心的还是自己。

在大大的房子里。

“嘟嘟——”分外明显。

 

叶修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蜷曲在沙发上。

他讨厌这样的自己。

什么都做不了,只会伤别人的心。

 

风掀起阳台上的窗帘,像是怪兽的呜咽。

 

电话那头的邱非却是哭了出来。

 

“前辈……”像是困兽的嘶吼,撕心裂肺的哀鸣。

 

却无能为力。

 

【正确的开场】

 

邱非最近时刻关心着叶修的动向,但是又别扭地不愿意表现出来自己对他的关心。

 

像只傲娇却想讨自己母亲欢心的幼犬一样。

叶修觉得,挺萌的。

 

所以,随他去吧……叶修抄着兜,叼着一根烟优哉游哉地从脸对着屏幕但是双眼悄悄死盯着自己的邱非面前走过。

就算不是狗而是狼,现在也是个狼崽子而已,构不成任何威胁。叶修这样想着,掏了掏耳朵。

邱非看着叶修一系列不修边幅的动作,紧锁了眉头,仔细思索着这个看上去猥琐而傻逼,脸还算的过去的几乎一整天什么都不干全用生命去扯淡的男人,为什么会成为站在荣耀巅峰的战神。想了半天,意料之中的无解。

不过也是正常的。

如果是个容易看透的男人,怎么会是强者呢!荣耀小新人邱非这样激励着自己,越发觉得叶修隐藏自己隐藏的太深了,简直就是心机甚重,真是个可怕的男人。

正在卫生间洗脸的叶修打了个冷颤之后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明明是嘉世里像土匪头子一样的人物,但是却很少亲自来训练室指导这些新手少年,所以邱非也很少能看到他。

疑惑的同时也有点失落。

其实像他这个年纪的少年,遇见自己所热爱的领域中的大神自然是欢喜的,说是没有崇拜和尊敬的心理是不可能的,他刚刚进训练营的时候,叶修只跟他说几句没用的破话,像“吃了没啊”“厕所直走往左转”“噢,没错,我是叶秋”都够他高兴得一晚上睡不着了。

虽然这种情感随着和叶修接触得越来越频繁,见识了他没节操没下限的真面目,并非什么金光闪闪烨然若神人的完美大神后而变淡了,但是邱非一直把这种尊敬放在心里。

但是自己也有熊熊燃烧的野心。

自己绝对要变强。

说不定还能还能走得更远。

说不定……还能,超越那个人。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邱非在期待着自己变强的同时,心里竟然有几分隐隐地更加向往着和那个人一起走上神坛,而并非什么自己上去了就非把他挤下去……

这一切邱非都将它归于尊敬。

毕竟除了尊敬,自己对他还能有什么情感呢。

 

“呦,少年郎们,好好干啊,潜力大大的有!当年,哥也是从这里过来的啊……”不务正业的叶修很少手把手指导训练营的少年们技术,但是整天都吊儿郎当地坐在训练室唯一的真皮靠椅上转来转去嘲讽这个嘲讽那个。

 

“哎呦喂,这招这么犀利都能让你打成这样,你是早晨啥都没吃光喝六个核桃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这都能打错人,你咋不直接一巴掌打到队友脸上呢?”

“你这不是捉云手,你这是抓奶手。小伙子小小年纪倒是挺有前途的嘛!”

每当这个时候,叶修脸上总是挂着懒懒散散的笑容,午后的阳光倾洒在他脸上,让邱非移不开半点视线。

 

“唉!那个啥……啥来着?哦对,邱非!小伙子,哥知道自己十分英俊帅气,且十分有成熟男性的吸引力,但是你也不能光盯着哥看而误了练习啊。”正看的出神,只见叶修剑眉一挑,笑着用烟指住了自己。

顿时训练室里一阵哄笑声,都是半大点的少年,听见这种玩笑,不管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都彼此心照不宣地笑了笑。

邱非不由得脸一红,有那么明显吗?

于是慌乱地即刻低下头,胡乱敲打着键盘,用“啪啪”声来掩人耳目,但是心跳声,竟渐渐追上了敲打键盘的节奏,越来越快……

 

很多很多年以后,只要是跟邱非那一届一起在嘉世训练营里呆过的人,无一不感叹,自己的童年还没怎么活泼起来呢,都让叶神损成狗了,直到现在都有心理阴影,上个厕所都能想起叶神那句“手速那么慢,你午饭是在厕所里吃的吧?”,然后抖三抖,真不知道邱非是怎么熬过来的。

 

邱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只知道每次想要放弃的时候都会想到叶修懒懒散散的笑脸。

然后莫名其妙地就有了干劲,咬咬牙再挺过一天。

这样一天一天挺了过来,技术竟然也变得能见人了。

当然,这意味着,他每天都想着叶修。

 

渐渐地,正在慢慢走上歧途的失足少年邱非意识到,自己不会是喜欢叶神吧……

 

【说得好像我把你这种小屁孩放在眼里一样】

 

时间转瞬即逝,当邱非已经可以独当一面,面无表情地击败曾经想都不敢想的对手的时候,却没有什么胜利带来的喜悦。

“你好我是《xx周刊》的记者……”

“邱大大!不错嘛!”

“请哥几个吃串儿啊!”

“邱队长,请问你对这次自己的发挥感到满意吗……”

面对着四面八方的摄像头和话筒,邱非反倒是恍惚间想到了自己对叶修告白时的情景。

 

“我和你差距那么大,但是我一直努力调整着自己的步伐……”邱非努力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成熟又稳重,把心里的犹豫,恐惧,和紧张压得死死的,但是脸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水,顺着挺翘的鼻尖滑下来。

……你脸上的红晕出卖了你啊,少年人。叶修也不说破,笑着等他继续说下去。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是在跟不上你了,你会停下来等我吗?”

“呵,说什么呢傻小子,我怎么会停下来等你呢。”叶修嗤笑一声,接着越笑越大声,上气不接下气,一时被烟呛着了,咳嗽了好几声,捂着嗓子揉个不停。

邱非在羞愧难当的同时被害臊,失落,绝望充斥着,瞬间就像只炸毛的猫一样。

你说你拒绝拒绝呗!你这样羞辱人家好玩吗!邱非在心里咆哮着。

但是紧接着,他就看见那个大笑着的男人抹去了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将烟踩灭后正了正脸色,眼中露出醉人的温柔。

“我不会停下来等你。但是我想,我会跑过去接你。”

之后,叶修满意地看见了脸蓦地变得更红的邱非。

他揉了揉少年的头,笑得更爽朗了。

 

邱非特地选了嘉世后边儿那块墙上爬满了常春藤的地方,幻想着他的叶修前辈能有点少女情怀,有这种文艺气息的熏陶,一个高兴就答应了告白。

此刻的风微微吹起,只有卷起尘土微微的凉意。

确实挺有氛围的。

 

笑话,你这种小鬼头哥见多了。

但是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可爱地告白。

勉为其难地答应你吧。

叶修在心底愉悦地笑着。

 

那个时候明明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却比现在几万个人看着的一场比赛还紧张。

而获得了对方的回应时那种喜悦也和现在这种胜利带来的麻木不同。

 

果然一件事情对你带来的影响,你看在心中的分量的。

 

比赛很重要。

但是似乎,叶修在他心中更重要。

 

【也许过程会被猜忌、自卑与冲动所充斥】

 

那之后,他们也开始了像白痴情侣般的日常。

 

但是年龄差在那里摆着呢,在恋爱中智商会急速下降,两个人整天黏黏糊糊的,也分不清是叶修变幼稚了,还是邱非变成熟了,反正有惊无险地度过了第一年。

 

邱非虽然顺利追到了叶修,看上去是个年少老成的少年,其实内心还是个熊孩子,心理活动有的时候根本就不经过脑子。

就像邱非不喜欢别人叫叶修“前辈”,他觉得这是爱称,只有自己能叫。谁叫就摆脸色给对方看,一脸“再叫我就冲上去咬死你”的样子。

每当这个时候,叶修就在旁边看着,觉得邱非有种说不出来的可爱。

于是当四周没人的时候,就会痞笑着亲邱非一口,像是调戏良家妇女的流氓。但良家妇女被调戏后就会羞涩地指指自己的嘴,让他再来一下。

 

其实两个人甜蜜蜜的时光特别少,上一秒两个人还在训练室里牵牵小手聊聊天呢,一有人进来就赶紧分开。

 

有一次,邱非好不容易把气氛弄上去了,正准备把叶修按在桌子上亲吻,叶修也没什么明显拒绝的意思,似笑非笑地把手搭在邱非的肩膀上。

就在这时。训练室的门传来“咔哒”一声。

于是叶修就手疾眼快地狠狠踹了一脚邱非的裆部,在邱非吃疼的瞬间把他推到了座位上,按下电脑开关,再抄起桌子上的杯子从桌子上迅速爬起来。

于是那个倒霉的队员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呲牙咧嘴的邱非坐在电脑旁,叶修前辈正亲切地端着杯子指导他,神情和蔼而温柔。

“对,没错,你这个捉云手就要这样用……”

他怎么不记得邱非用的是气功师?小队员十分疑惑。

“这招不够到位,要加强练习啊……”

小队员瞅了瞅游戏界面都没打开的电脑,觉得自己是不是窥得了什么世界的终极……

还是不要揭穿他们了。

小队员善解人意地接了杯水就出去了,小心地掩上了房门。

 

此后一整天邱非都阴沉着脸。

叶修看着觉得好笑,捏了捏邱非的脸:“郁闷什么啊,你这程度也就能亲亲,亲完了你又不能往下做,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大不了现在亲回来啊。”

你怎么知道我不能往下做……邱非盯着叶修白皙的脖子,吞了吞口水。

“熊孩子一个,毛都没长齐呢,能做什么啊?”叶修仿佛洞悉了邱非的想法,笑着开了个男人之间的玩笑,却让邱非清澈的眸色变得晦涩难懂。

你怎么知道……我毛没长齐呢。邱非本来想问出来,但还是闭了嘴。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猥琐了,果然和前辈在一起只会性格越来越像他。

但是这样也挺不错的。邱非想着不禁扬起了唇角。

“前辈……”邱非语气带了点撒娇的意思。

“咋?”

“踹疼了,揉揉……”邱非拉着叶修的手往自己胯间放。

叶修面无表情的毫不犹豫地给了邱非一巴掌:“忍着。”

 

因为这是段不能见光的恋情,所以再想对方也不能拥抱着倾诉思念,因为那样会被人所察觉。

特别是邱非和叶修相处的时间大多是训练时,而那个时候叶修要面对的,是整个训练室的人,而不是邱非一个。

这点让邱非有点吃味。

邱非的位置在训练室的第二列第一行,侧面就是叶修。

叶修喷吐出的烟雾混着自己口中的气息倾洒在邱非脸上,让邱非心里一阵悸动,顿时口干舌燥。

以前坐在这里感觉也没什么,确定了关系之后邱非就觉得,在看上去成熟内敛的叶修身上其实充满了性感和诱惑,自己看他一眼都会觉得心跳加快。

 

两个处于恋爱中的幼稚鬼愁于相思之苦,便创造了几个手势自娱自乐。

 

于是每次训练时,别人在专心致志敲打着键盘的时候,两人的小动作就开始了。

邱非的小指、中指与无名指伸直,其余手指蜷曲着,死死扣着手心。

“我喜欢你。”

叶修则扬起嘴角,用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轻轻叩击了几下左手的手背。

“嗯,我知道。”

 

“前辈,你为什么不想公开我们的关系?”邱非不止一次地质问叶修。

啊……这就是年轻人啊,想法单纯又天真,但令人难以拒绝。

叶修抄着兜,叼着烟,仍然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修长的手指扣住对方的头发揉了揉,一字一字地说:“你不会懂的。”

恋人之间不就应该坦诚相待吗,既然是真挚的情感,又何必怕别人知道呢?管他什么流言蜚语,只要和爱的人在一起,不就什么都不怕吗?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邱非的思想一直都是如此积极向上,因为叶修对公开关系一再逃避,他不禁在心中种下了怀疑的种子。

前辈……真的喜欢自己吗?

毕竟自己长得不算太帅,游戏技术也不好,性格也跟善解人意,温柔体贴沾不上边儿。

这样的自己,会被前辈所喜欢吗?

邱非有些迷茫。

 

其实叶修完全是为了邱非着想。

自己什么事没经历过?就算是公开出柜了,唾沫星子也淹不死自己,而且那帮媒体的胆儿没那么肥。

但是邱非不一样。

他是战队新人,现在没什么背景也没什么过硬的成绩。

他还年轻,仿佛是火焰一般,无时无刻都散发着属于青春的温暖的光。

恶意的揣摩与报道会毁了他。

自己绝对不能让别人毁了他。

 

可是邱非,好像并不这样想。

 

【真的好想】

 

叶修站在窗户边往下看。

又看到在附近读大学的小姑娘来找邱非了。

那个小姑娘不过二十二、三,衣着光鲜亮丽,长头发大眼睛,窄肩细腰,神情带着只有年轻人才独有的任性与张扬,狂妄而美丽,一看就涉世未深。

上次瞅着帮叶修去买宵夜的邱非,一下子就一见钟情了。

叶修不由得苦笑几声,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热情奔放吗,见着喜欢的人就奋不顾身地去追求,也不管对方待见不待见自己……真让他羡慕。

自己也不是没年轻过,热血过,肆意妄为过,那个时候没遇上什么让自己奋不顾身的人,现在都快三十了,倒是让自己给撞见了,想想真是造化弄人。

要是五六年前,自己看上的人还能厚着脸皮去追去闹腾,现在将近而立之年,反而心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只想找个人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三十岁其实不算老。

但如果心老了,那么整个人都老了。

叶修已经不是那个一昧只懂得横冲直撞,结果留得满身伤疤的小伙子了。

 

“叶秋,去经理室,经理找你。”

“好,马上就去。”

 

叶修看了看一脸不耐烦应对着小姑娘的邱非,笑了笑,掐灭了烟,毅然转身。

 

“呦……这不是叶修吗……”

“哎,一叶之秋还是交给年轻人比较好啊,战神已经老了啊……”

“嘿嘿,他也有今天啊……”

 

叶修垂眸看着坐在嘉世队长专属座位的那个年轻帅气,脸上有着肆无忌惮且爽朗的笑容的年轻人。

对周围恶意的言语充耳不闻,目不斜视。

他早就知道这一天会到来,但没想到这么快。

他还没看到邱非在他的教导下,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芒。

这就要结束了吗?

 

“叶秋,把一叶之秋的账号卡交给孙翔吧。”俱乐部经理看上去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大家都心知肚明,曾经嘉世的辉煌是谁带来的。

他掏出了账号卡,手却在递过去的时候微微颤抖。

孙翔这种待遇,自己何尝没有过呢。

他现在唯一的资本,不就是年轻吗……和邱非一样的年轻。

 

“你喜欢这个游戏吗?”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做是荣耀,而不是炫耀。”

 

落幕了。

 

出门后,就看到了一脸讨赏的邱非。

邱非笑着扳住叶修的肩膀:“前辈,我给你买了隔壁街的驴打滚,你准备怎么奖励我?”

“咱们分手吧。”叶修脸上看不清悲欢,掰开邱非的手,径直走出了嘉世的大门。

“什么?”邱非还没晃过神,一时间竟忘了追上去。

当他终于回过神想要追上去的时候,却被经理一声斥咄:“邱非,干嘛呢,快回来训练!”

恋恋不舍地望着前辈的背影,只得不甘地走进了训练室。

 

不知道是为了应景还是什么,本来阴沉得没那么严重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

叶修不禁又回想起了在经理室中孙翔那张带着炫耀,扯出了一个嘲讽的微笑的脸。

他不就是年轻吗……像电竞这种吃青春饭的职业,他的优势不就是年轻吗……

妈的!自己也想要变回年轻啊!

只要再年轻一点……只要一点点……

年轻到可以不被俱乐部所抛弃,年轻到可以与邱非比肩……就好。

闪过孙翔的脸之后,他又想起了刚刚邱非那惊愕而茫然的眼神。

心中一阵抽痛。

他不甘心啊……

只是生不逢时……

叶修蹲在嘉世俱乐部门前的那条街上,叼着被雨水熄灭的烟。

仿佛是在无声的哭泣。

 

【让我们把镜头倒回到开始你们所看到的那一幕】

 

邱非还在发愣。

他也是刚刚才知道前叶修赶出了嘉世。

说不气愤是假的,也很想为叶修鸣不平。

但是他始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提出来分手。

 

所以才打电话给叶修想问个清楚。

不料对方只扔下一句“咱们还是分手吧”就挂断了电话。

连个询问的机会都没有。

 

沉下心想了想,邱非再一次拨通了电话……

 

“前辈,为什么要分手?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吗?”邱非有点委屈。

“不……你很好……”叶修话语中泛着苦涩。

“那为什么要分手?”邱非更委屈了。

 

“你还年轻……”而我太老。

“前途无量……我不能……”我不能毁了你。

“就算……”就算我不想放开你。

“……”即使我是真的喜欢你。

“别问这么多了,我们分手吧。”再说下去我哭出来怎么办。

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早就已经学会,说话说半句了。

剩下半句的苦涩,自己来吞就好。

 

“请再认真思考一下,我喜欢你,前辈。等你的答复。”

叶修看着收件箱中多出来的短信,陷入了沉思。

 

兴许是上天都不想看见他们俩在一起,叶修的手机丢了。

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丢的,反正就是找不着了,而他还没有给邱非一个正面的答复。

不由得叹了口气,这就是传说中的没缘分,世界上的所有事物都会来阻止你俩啊。

 

“我手机丢了,给不了你答复了。”叶修在QQ上轻描淡写了这么一句话,屏幕外的脸其实早就纠结在了一起,然后他右击了一下鼠标,想把邱非拖进黑名单。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甚至比交还账号卡的时候抖得还厉害。

不仅是手,连嘴唇都在抖。

在完成操纵,系统蹦出“已成功”的那一刻。

叶修才猛地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一切的一切终于快有了一个结果】

 

叶修一大清早就收到了快递。

 

他皱了皱眉头,他可不记得自己有买什么东西。

 

拆开来看,正是自己丢失的手机。

一边疑惑现在这个社会连贼都这么好心,一边长按电源开机。

等待屏幕亮起来的时间里,叶修发现原来手机下还压着一张字条,不禁笑出了声,这年头的贼不仅这么好心,竟然还玩上了文艺,难道送回了不算完,还洋洋洒洒写了几百字的道歉信吗?这么想着,他满不在意地拿起来看了看,却在看到上面的言语时心猛的一紧。

 

——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请不要和她分手。

 

叶修打开收件箱,失神地看着一封又一封显示“已读”的短信。

 

“求你把手机还给他好不好?”

“现在我们在闹分手了,我在等他的答复。”

“里面有很多我以前发给他的短信……就算分手了,请留给他做纪念。”

“求你了好吗……我长这么大没求过什么人……”

“我可以把与手机等价的钱打给你,请你把手机还给他好不好!”

“拜托了,送还到xx大街xxx号……”

“我给你两倍的钱……”

 

……是邱非。

 

手机回来了,可是自己,依旧没有办法给他答复呢。

没关系,就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吧。

 

叶修在愣神之后,笑了出来。

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笑。

 

也许,是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情,做出了决定后释然的笑?

只有他自己知道。

 

【最终的结局还是好的】

 

失去了叶修的嘉世一蹶不振,迅速没落了下去。

后来,孙翔也走了。

但是邱非还在。

 

他成为了队长。

成为了队长后工作就更加繁忙,需要处理的失误也多的没边儿,更何况还要咬紧牙关跟上训练,按理说,一点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但他时不时还是会呆呆地望向窗外,盯着楼下经常和叶修在那里吃宵夜的烩面馆,仿佛还能看到那个人的脸。

 

叶修在QQ上跟他说过那句话后就干净利落地将他拖进了黑名单,而他也没有勇气去追问事情的结果,就一直耽搁到了现在。

也不知道那个人过得怎么样。

听说他组了个草根战队。

听说方锐和魏琛加入了进去,还跟了个小年轻乔一帆。

听说他在比赛上大绽光彩。

听说那支战队过五关,斩六将。现在已是名副其实的“冠军之队,王者之师”。

而这一切,只能是听说。

自己并没有勇气去落实。

关于那个人的一切,仿佛都已经成为了过去,以前的亲密都是梦一场。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看到了那个人。

那个人站在吸烟区,静静地望着他。

就像之前在训练室时双眼含笑盯着他一样。

他想上前打个招呼说句话,却发现嗓子哑的说不出话来。

 

“前辈……嘉世,没有倒。”

最终日日夜夜的思念与痛楚,也只化作了这句话。

除了这些还能说什么呢?

 

可是为什么嘉世经历了这么多都没有倒,他们之间就这么轻易地倒了呢?

 

叶修还是静静地用那双漆黑的眼睛看着他,慢慢地弯起了唇角。

邱非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叶修举起了他的手。

小指、中指与无名指伸直,其余手指蜷曲着,死死扣着手心。

“我喜欢你。”

 

邱非愣了愣,发觉有苦涩的液体划入了嘴中,才猛然用双手胡乱擦了擦脸,然后用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轻轻叩击了几下左手的手背。

“嗯,我知道。”

 

还好,他们到最后都在一起。

管他中间的层层叠叠,误会与分离。

最重要的是他懂自己,自己亦是懂他。

他们仍在相爱。






祝各位大佬食用愉快【。

评论(9)

热度(93)

© 劫色|Powered by LOFTER